法国终身教育概要

时间:2013-04-07浏览:406

    每个人根据其信仰和价值观都能给教育下一个明确的定义。对于西方人来说,可以是物质享受、个人主义、自尊、中级教育、自由等。但是,没有人能够知道十年后教育面临的主要挑战会是什么。教育将面临各种矛盾的困扰,处理这些矛盾造成的各种复杂情况并非易事。教育属于社会复杂性的结果,并与社会模式、阶级--文化问题和政治因素密切相关,其可能的目标是在社会变革中协调个人发展和社会发展。其实,教育是一个与信息技术、革新、劳动力市场、专门目的的培训、授权、技术工具、灵活性、社会和经济发展相关的过程和无限的进程。在这个过程和进程中间产生了对终身教育的挑战,让我们探索这一崭新而古老的概念在法国的发展。

  本文由三部分组成。第一部分是问题背景,阐述了终身教育概念在一定程度上从希腊传统、文艺复兴、工业化,以及现在的全球化中继承了过去的遗产。第二部分根据法国教育科学的研究论述了终身教育。第三部分从认识论方面讨论了与终身教育相关的内涵的假设。

  一、通过历史事实看终身教育

  每个人都认为终身教育是贯穿人生各个时期(婴儿、儿童、青少年、成人,老年)的一个过程和进程。考虑到这个简单的事实,我们就可以说终身教育并非是进入21世纪产生的一个崭新概念。在尤利西斯神话中我们可以容易地看到,作为一个人,尤利西斯从他自身经历中学到了东西,使他达到了另一意识水平。在古希腊语中,"paideia----教育"指离别"甜蜜的家"在旅行中学习,然后回来讲述你从自己的经历中学到了什么。古希腊时期,另有两个强调终身教育的概念:一个是"metis",系指"通过亲身经历建立明确的观念",另一个是由苏格拉底提出的"maieu-tic(产婆术)",是指"将自我领悟的知识传给社会"。在法国,数个世纪以来,这两个教育方面的概念一直在石材、木材、铁器以及现在的餐饮行业工人中实践着。同样地,法国哲学家和作家,如拉伯雷(1483--1553)、蒙田(1533--1592)、狄德罗(1713--1784)、卢梭(1712--1778)、孔多塞(1743--1794)等等,在他们的作品中强调,教育不仅是获得基础教育,还是贯穿一个人一生的持久挑战。但是,在那个时代,总的来说,教育(从拉丁语的"educare"起)都是指把儿童从其"野蛮的本能"状态中解救出来或教养他进入社会生活。

  要了解法国终身教育情况,我们必须指出法国教育制度中的一些政治措施。法国大革命后,拿破仑一世于1808年在法国的教育制度中建立了著名的中学毕业文凭制。这一会考制度今天依然沿用。尽管这一文凭是中等教育水平的,但在1880年,一代人中仅1%的人通过,1936年为2.7%,1997年为62%。法国教育制度另一重大举措是Jules-Ferry法(1881--1886),该法创立了公立小学(6至12岁)实施免费全民义务教育。因此,国家最优先考虑的是教育。1959年,Berthouin改革把义务教育延长至16岁。从1965年到1975年,法国建立了2354所大专院校,法国总统蓬皮杜说"一天一所院校"。那时起,各种院校为青少年(14--15岁起)搭起了一座与企业连结的桥梁,他们不用去上大学或保持未就业状态也能学习专业知识。

  尽管从孔多塞和卢梭时起人们就已经关注终身教育和大众教育,但直到1971年才通过一项关于职业和成人培训的法规,其规定企业必须投入约相当于雇员酬金总额1%的资金用于职工培训。从那时起,终身教育才真正成为社会的一大挑战。1972年,教育部长Edgar Faure和专家、学者、政治家们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(UNESCO)主持下起草了一份国际委员会报告,题为《学会生存》。这份报告强调了面对技术社会的挑战。《学会生存》要求:"发展的目的在于使人日臻完善;使他的人格丰富多彩,表达方式复杂多样;使他作为一个人,作为一个家庭和社会的成员,作为一个公民和生产者、技术发明者和有创造性的理想家,来承担各种不同的责任"。其实,这份报告强调,教育不是一种方法而是个人最终成就。正是在那些年,一些新大学建立了,并根据社会需要和挑战提供新的课程。巴黎第八大学对那些没有文凭的工人和自学者打开了大门,出版了关于终身教育的书籍。八十年代,许多种毕业文凭中都包括了学生必须获得企业培训的经历。所以,终身教育目前在法国的大学、学院和企业中都是一种义务或权力。

  二、法国终身教育的实践和研究1967年,教育部在大学建立了教育科学系。那时起,学生或成人(教师、培训者、社会工作者等)都可以得到该学位证书(硕士学位)。目前,教育科学的实践和研究涉及不同的领域和水平(从硕士到博士)。教育科学研究以社会学、人类学、语言学、教育哲学、心理学、心理教学法、认知过程、行为研究和教学法为基础,涉及教育和培训的各方面,如课程教学目标、课程方法论、知识和技能、成人教育教学目标、教学法、评价等。  
要想对关于教育问题的所有研究进行分析是不可能的。然而,作为一个认识论问题,可以区分实证主义和非实证主义范式。了解了贯穿家庭、学校、企业社会生活的各个基本事实,教育确立了知识和道德价值。教育的概念是具有阶段性的人(婴儿、儿童、成人、老人)的机械抽象影象。从这一方面来说,教育是一个进程。

  直到今天的许多年里,社会学的传统著作影响了教育和培训方面的诸多研究。这些著作准确地澄清和解释了隐藏的社会问题,也对技能教学、课程和教学论产生了有趣的影响。

  除了这些著作,从七十年代开始,教育和培训方面的新概念不断出现,像自我培训、自学等,主要的假设是为了表明人类不仅仅是纯粹的社会的产物。在这些领域,存在主义、人本主义心理学、人生经历、芝加哥学派、法兰克福学派、Vincennes学派通过自我实践探索了洞察到的社会实践。

  最近十五年来,在Kurt Lewin著作中的人生经历和行为研究对终身教育具有重大意义。这些著作表明终身教育是建立人生工程的最佳途径。终身教育不仅仅是获得新的社会技能和技术工具以面对现代生活,还和内省的个人发展相关。建立在自我实践(自学、自我评价、自我培训)之上的学习和知识构建的过程,有时和学校的标准知识相差甚远。

  三、终身教育----一个无限的进程终身教育方面的著作主要和人类的经验、社会发展相关。终身教育的范式集中于人生的许多方面,多年来一直基于培训新技能、新的培训目的和与就业市场相关的新评价。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变化,终身教育与各种正式、非正式的学力和谋主能力更密切相关。现在,终身教育的目标理所当然是以技能组合为基础,以个人的经历为中心。这意味着知识并不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,或必须背会永远不忘记的东西。例如,在法国,为获得高中毕业文凭而参加极富竞争性的高中毕业会考,不再意味着此后整个职业生涯中你再也不会得到培训的机会。知识的挑战,意味着使基础知识、技术研究、工作能力和符合职业道德的社会生活形成一个有机整体。因此,终身教育涉及每一个人的利益,意味着贯穿整个人生的长期的教育过程。  
1996年,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(UNESCO)和欧洲委员会主席J.Delors领导之下,许多人为二十一世纪从事着教育各方面的工作。他们提出终身教育基于四个基本原则:

  1."学会认知",是将掌握广泛的普通知识和深入研究某些领域学科相结合。因此又称为"学会如何学习"。

  2."学会做事"(Gilbert Ryles的概念),是获得能够应付生活中各种情况的工作资格、谋职能力、团体合作能力等等。

  3."学会共处",即培养与他人在一起生活的敏锐感知力(因不同文化之间的误解,全球化非常强调这一点)。

  4."学习生存",即了解你自己的愿望,培养自我控制行为的能力,做一个负责任的人。  今天,学习的时间永无止境,生活不能被分成各种水平。根据个人和社会的发展,终身教育意味由节律、适应性、经验、新的能力等构成的一个符合逻辑的精神上的连续整体.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